《无罪迷案》


第三卷 第三十章:刺身盛宴

发布时间:2023-12-09

  “我”在空中自由落体着,千丈高空一落而下。

  小钟额头出了好多汗,呼.....还好赶上了。

  “我”重重的摔到了救生气垫上,又被力弹了起来,跟跳跳床一样。

  小钟跳到救生气垫里边,疯狂的摇着“我”的头说着:“你没事吧!”

  “我”有气无力的说着:“没死都被你摇死了。”

  “我”缓缓的张开眼睛,视野慢慢的清晰了许多,迷迷糊糊的说着:“默宇和林思羽他们已经上去了吧。”

  小钟点了点头,凶巴巴的说着:“你不要每次,都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好不好!”

  小钟说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和林思羽都是懵叉叉的,这一切都是你的计划之中。”

  “我”躺在救生气垫中,一脸舒服的样子享受着,嘴角的弧度慢慢扬起。

  小钟喊着:“得嘞,你别起来了,死在这好了啊!”

  “我”喊小钟扶“我”起来,小钟想一脚踹过来,还好消防员同志拦了下来,不然“我”这条一命可受不了天残脚啊!

  “我”气喘吁吁的说着:“至.....至于这个,我们明天等董文政办理出院的时候再细说。”

  “我”转头向消防员同志们道谢,辛苦你们了啊。

  小钟扶“我”到酒店下面大厅的沙发坐着。

  呼~

  “我”说着:“刚刚那感觉真的太爽了。”

  小钟问:“为什么这么说?”

  “我”陷入了沉思:“因为长大后的世界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快乐,因为长大后身上背负着的责任越来越重,因为长大后曾经的快乐离的渐行渐远。”

  “我”刚刚从32楼自由落体的时候,那感觉真的很解压,“我”的表情没有丝毫的惊恐,反而感觉到很久很久没这么开心了。

  “我”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了吧,默宇那边应该已经搞定了。

  电梯叮的一声,默宇铐着一个人,林思羽搀扶着董文政走了出来。

  “我”笑了笑,终于落网一个,虽然只是条小鱼。

  默宇问“我”:“董文政他现在可以直接出院吗?”

  “我”说着:“董文政已经没什么大碍了,这家医院有一半都是“夜”的傀儡。”

  小钟看着林思羽那惊讶的表情。

  默宇对“我”说:“影子已经跑掉了,活抓不了没办法,不过这个或许能给我带来一些线索。”

  “我”喊着:“行了,那就收队吧,我们都回酒店开个会。”

  至于那个人,就安排到龙局的所里去,到时候有时间再审。

  默宇看着“我”这奄奄一息的模样,你小子命真大啊。

  小钟问着:“话说回来,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有人来医院谋杀董文政的?”

  林思羽一脸疑惑的说着:“对啊,就连你被丢下楼都真的发生了。”

  “我”和董文政笑了笑,回到酒店开会再细说,站着说话不腰疼吗?

  默宇将歹徒交给了龙局所里的人带了回去,吩咐着:“一定要把他看好了。”

  我们回到酒店过后,“我”叫到家到休息室集合。

  等全部到齐过后,会议开始。

  默宇说着:“明天第一项任务,要去参加一场宴会,宴会的主办方是这个市里最大的毒枭,外号叫B哥。

  董文政问:“B哥什么人物?”

  “我”叹了口气说着:“B哥插根葱装大象而已。”

  小钟把照片拿出来后。

  林思羽愣了一下,刚刚默宇抓的那个不就是B哥?

  默宇说着:“哎呦挖槽,这么巧?”

  “我”拍了拍桌子说着:“好了好了,宴会照样要去的,那里藏着我们需要的线索。”

  默宇说:“这次任务是配合禁毒大队一起合作,宴会上会出现!”

  董文政:“给大家看了一下数量”。

  林思羽惊呆了,喊着:“我去,这么多啊!”

  是你讲错了,还是我听错了?

  “我”拿出了平板,打开贩毒组织的具体资料,你们大家互相传一下,这个就是目前龙局给到的情报。

  小钟指了指影子这个化名说着:“影子不是另一个“夜”的手下吗?”

  影子为什么会出现在贩毒组织。

  默宇点开了对影子调查的这一栏,互相传阅一下,上面清清楚楚的的记录着,影子与贩毒组织保持着密切的来往。

  董文政打开了笔记本电脑,在键盘上敲了几下,就出现了影子与贩毒组织有着经济来往,那么“夜”他知道吗?

  “我”轻轻的拍了拍董文政的肩膀说着:“查一下这个账户。”

  哒哒哒的时候响着。

  董文政把电脑转向了大家说着:“这是个海外账号,涉案金额最少两点三个亿!”

  默宇说着:“龙局有跟我们说过,现在市面上一斤约三千人民币。”

  林思羽喊:“那把打款的账号也查一下。”

  董文政说:“已经搞好了,鼠标划了一下切了个屏幕,上面显示着这一张卡是本地的,那么说我们可以顺势而为查下去。”

  小钟说着:“事情恐怕并没有那么简单。”

  林思羽问“我”前面的行动是怎么知道的。

  “我”打开了手机,递给他们看了几条短信。

  董文政接过后看了一看,又是假的IP和空号。

  默宇一脸疑惑:“另一个“夜”他的目的是什么?”

  “我”说着:“我们现在的立场特别危险,可还记得亡羊补牢这句成语,我们就其中的羊。”

  默宇问董文政,那天在地下通道的事情,你知道了什么?

  “我”也跟着说:“现在大家就等你的答案了。”

  董文政拿起矿泉水抿了一下口,另一个“夜”在境外有一个雇佣兵团,实力非常的强大,目前打听到你们有个计划,代号为月食!

  近几年来这个“夜”给我们这边的地痞流氓和犯罪组织提供了很多军火,导致市场有着一大批走私军火生意的人。

  这个“夜”与A国有着长期以来的生意来往,通过其他门路,将毒品和军火流进了我们的地方,他们形成了一条巨大的产业链。

  然而,另一个“夜”的背景却是干干净净,没见到有什么污点。

  “我”沉思着说:“杨家村狙击手、地下室绑架、酒店坠楼、隧道爆炸、马路杀手、医院谋杀,这一切真的只是巧合而已吗?”

  另一个“夜”到底又是怎么样的立场呢?

  默宇拍了拍桌子说:“今天就这样吧,大家最近也辛苦了。”

  大家伙一个个都看向了“我”,一个个的眼神像仇人一样。

  “我”说着:“都看着“我”干嘛?回去睡觉啊。”

  此刻默宇留下来看着“我”说:“你对这件事怎么看?”

  “我”摸摸头笑着说:“能怎么看喔,走一步是一步咯,回去睡觉去了拜拜。”

  “夜”说着:“月食计划准备好了吗影子?”

  影子出现在“夜”的身后,安排好了就等时间了。

  “夜”抬头看着夜空,终于等到这一天了,计划一定完美,不能有任何差错,明白吗!

  影子舔了一下匕首上的血,那就来吧!

  早晨你好,今天第一楼的阳光非常美,你像四季一样有着他们不同的温度,也要记得温暖自己喔。

  呼,一大早上就要用人工叫醒服务。

  “我”起床洗漱后,拿起拖鞋就给默宇的屁股来了一下。

  默宇直接弹射起飞,整个人直接蹦了起来,跟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一样。

  默宇拿起旁边的枕头一甩过来,“我”一个格挡!

  “我”直接开大!

  把昨天没洗的袜子,让默宇感受一下“我”的爱,嘿嘿嘿。

  瞄准,锁定目标,角度确认无误,发射!

  哦豁,起飞!

  默宇勒着“我”的脖子,甩到了床上,拿着个枕头捂着“我”。

  默宇被“我”一个天残脚,滚到了地板上,哈哈哈哈。

  “我”过去妇起默宇,好声好气的说着:“好啦,快点起床洗漱什么的,准备去赴宴了,你先在这里准备好,“我”过去看下她们起床没有。”

  默宇问“我”董文政去哪里了?

  “我”说着:“人家大清早的下去跑步了,你以为像你个猪一样啊。”

  “我”打开门往小钟那边去,突然一个嘴巴迎面而来。

  挖槽,“我”被吓退了好几步。

  董文政说着:“我又不是恐龙,你这反应至于吗?”

  “我”吐槽着:“刚刚差点就亲上去了,别想打“我”初吻的主意蛤。”

  董文政把“我”扯了出去,快点走我可不是同性恋,你和默宇有这种嗜好别扯上我啊。

  “我”走过去敲了敲门。

  嗯,怎么没反应?

  再敲了敲说:“喂,社区送温暖啦!”

  林思羽开了门,“我”看了一眼用手捂住嘴巴,差点没笑出来,哈哈哈哈。

  “我”说着你们俩干嘛呢?

  小钟那烈焰红唇说着:“你不是说要伪装身份吗?”

  “我”哭笑不得,那你们也不至于这样吧。

  一具尸体死三天都没你们白,哈哈哈哈。

  林思羽唉声叹气的说着:“我知道我们是警察,可是我们女警察也有爱美之心啊,难得可以化妆做任务嘛。”

  小钟握紧了拳头,向上一挥好耶!

  吃席咯!

  “我”敷衍的说着:“行吧行吧,你们不要花太多时间了,我们需要提前进场做准备工作。”

  明白吗?

  小钟一脸苍白的点了点头。

  “我”走回了房间,手机震动了一下,“我”拿起来看了看,嘴角不自觉的上扬了。

  “我”推开了门,对默宇说:“还没好吗,龙局的人已经在下面等了。”

  默宇啥也憋说了出发!

  龙局走向了我们,握着“我”的手说着:“年轻人们真是年少有为啊。”

  “我”说着:“哈哈哈,龙局谬赞了。”

  全体便衣出席,出发聚仙阁!

  从车窗望过去,这个酒店装修还挺不错,今天场面好像很大。

  “我”在车上吩咐过他们,两人为小组单位,太多人围在一起引人注目,进行之后要分头行动。

  全部人让座的时候,舞台灯光一亮,灯光聚焦在了一起,照向了本次活动的主持人。

  给位来宾们,欢迎来到聚仙阁,相比大家都是来品尝刺身的美味而来,那么有请我们的小哥上菜。

  现场热热闹闹的气氛,响起了音乐和掌声,掌声非常有节奏,随着音乐优美的旋侓舞动着。

  小哥们端上了第一道刺身:“三文鱼刺身拼盘,上面有雕刻着各种各样的形状,先别说刺身的成色多么艳丽,就光摆盘艺术,就让大家眼前一亮。”

  “我”夹起了一块三文鱼,肉质饱满,在灯光的照射下充满光泽,显得晶莹剔透。

  入口的那一瞬间,就仿佛一块棉花糖入口即化的那般口感,默宇夹起一块爱心形状的刺身,将那块肉裹满着刺身酱油。

  默宇放进口中,细嚼慢咽的品尝着这道美味。

  默宇表情显得非常丰富。

  林思羽说着:“喂喂喂,不就是一块肉而已吗?”

  你这戏……有点过了吧。

  默宇示意林思羽自己夹一块试试就知道了。

  林思羽撒娇着说:“那你喂我咯,可以吗?”

  默宇黑着脸:“没问题啊,刚刚这筷子沾满着我的口水,你要是不嫌弃的话。”

  林思羽点了点头。

  情人眼里出西施,这又怎么会嫌弃呢。

  默宇:“对咯,我好像一个礼拜没刷牙了耶。”

  林思羽一脸无语的看着默宇。

  哼!给你机会喂我不珍惜。

  队员们的耳朵传来声音:“各位,记得我们此次的任务。”

  董文政把手指放在耳朵上按了一下说:“好的收到,我现在找机会走近里面。”

  “我”说着:“好的,注意安全。”

  “我”和小钟去到了更衣室,把提前安排人准备好伪装的衣服。

  “我”穿上之后照了照镜子,小钟从“我”背后走来,捂着嘴笑嘻嘻的说着:“哈哈,你这不去当服务员真是可惜了。”

  “我”说着:“不是很帅吗?”

  小钟说:“帅不帅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有着当服务员的天赋。”

  “我”笑呵呵的说着:“可以理解为你在夸“我”吗?”

  小钟:“行了,哪有那么多事啊,我们先进去吧。”

  “我”按着耳机说着:“你们现在情况怎么样over。”

  董文政说着:“我在想办法进入到他们的监控室,给我一点时间。”

  “我”对龙局说着:“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龙局说着:“现在已经到第二道菜了,在第三道菜吃完之前,不管你们任务完成度怎么样,也必须要出来了。”

  默宇说着:“大家尽量在不被怀疑的情况下,争取多点时间吧。”

  虽然警察的身份给我们带来了很多便利,可是这种场面只要亮出身份,鱼儿就会脱网。

  我们可以利用这酒店大数量的员工,这样就不会容易被认出不是这里的人。

  “我”和小钟刚出更衣室,就被一个身穿黑色制服的人叫住了。

  应该是经理或者管理人员什么的。

  她喊着:“你们两个偷懒呢?”

  赶紧把这车菜,送到包厢去。

  小钟准备跟上“我”,被那个人叫住了。

  说着:“那个丫头,你过来有其他的事安排给你干。”

  “我”看像小钟点了点头,然后推着这桌子菜离开了那个管理人的视线范围。

  “我”推着车寻找着比较突出的包厢,就在前面二十米拐角处,看到有四个保镖站在门口守着。

  “我”推着菜去到那个包厢门口,被那群保镖拦了下来。

  他们说着:“你干嘛呢!”

  “我”低声下气说着:“我来这里上菜啊,不好意思麻烦让让路。”

  一个保镖用手把“我”推开,说:“我们还没有点菜,请你滚开!”

  不然就投诉你!

  “我”举起两个手掌摇着说:“哥们,别投诉“我”,找到一份工作不容易,不好意思啊,“我”今天第一天上班,还没认清包厢的房号,十分抱歉。”

  那个包厢开着一个门缝,“我”借机往里面瞟了一眼,便离开了那群保镖的视线范围。

  小钟被叫去了水吧,观察着四周的客人,发现有人在不断的从兜里掏出了一个正方形的小铁盒。

  那个人不断凑近其他人的身旁,过后就往别人兜里塞东西进去。

  小钟去到水吧拿起托盘,往上面放着几个装着红酒的杯子,假装帮客人上酒,借机靠近那个可疑人物。

  嫌疑人准备往别人口袋塞东西的时候,小钟端着酒制造一场意外撞了上去。

  红酒全撒在了嫌疑人的身上,巡场的看到过后马上过来数落着小钟:“你这个服务员怎么搞的,赶紧给这位先生道歉!”

  嫌疑人的铁盒子掉在地上,里面的东西也摔了出来,小钟道歉过后想弯腰帮忙捡起来看一下是什么东西。

  嫌疑人一脸紧张,伸出手挡住小钟,慌慌忙忙的捡起了东西转身就走。

  小钟看到铁盒子里面的东西后。

  所以这就是缉毒警察奔赴在前线的工作,我们要严厉打击犯罪贩毒!

  小钟俏咪咪的跟着那个嫌疑人。

  董文政成功黑进了他们的监控系统,按着麦克风说:“慕容靖,我刚刚看过监控了,刚刚你发现有问题的那个包厢,目标人物就在里面,时间不多了,想办法溜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