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尤思念茶尤香》


第十三章 爱倚靠责任,家承载包容(5)

发布时间:2023-12-03

  “烨,你看……”

  巨大的石板上,数不清的蛇在上面游走着,它们仿佛刚出壳不久,皮肤颜色鲜亮的好似透明一般。三角型的头颅毫不谦虚的张扬着它们剧毒的本性。

  “它们发现我们了。”尤烨淡淡的说着,仿佛眼前不过是只温顺的小白兔。

  一条条被死神附身的幼蛇停止了移动,脸朝着我们,贪婪的吐着信子,仿佛在揣摩我二人的口感是否对得起它们挑剔的毒牙。

  不等我二人想清楚对策,一条青绿色的小蛇直勾勾的朝这边扑来。尤烨一把将我拉进怀里,转了个身背对着那迎面而来的毒蛇。我亦是本能的想要保护他,虽然身体无法动弹,但却能透过缝隙看到尤烨身后那蛇的走向,于是猛然从尤烨腰间伸出手护在了小蛇即将咬到的地方。

  四颗毒牙分别刺入手心、手背,一时间血喷如注。

  那条小蛇不知怎的,从我手上掉下去以后便成了炭黑的蛇干。远方的蛇见此纷纷退去。

  尤烨仿佛野兽般的发出一声长啸。把怀里的我抱得那么紧。

  “你多久没这样抱过我了?”我看着他余惊未退的瞳孔,幽幽的问着,梦境与现实似乎重叠了。“真好,你现在抱着我……能死在你怀里我也无憾了。”

  “你要让我背负着罪过走完一生吗?”

  “那是你欠我的,是你罪有应得……”

  尤烨吻住我,脸颊上,是他落下的泪,冷得刺骨。

  打了个哆嗦,睁开了眼睛。

  认认真真的看了看我的小爪子,细皮嫩肉,白里透红,没有什么伤口,这才放下心来……

  好长的梦,既真实,又科幻,比好莱坞大片有意思多了……尤其是我最后的那句话,实在是太有气势了!

  一番自恋之后,也顾不上让自己陷入对尤烨的残念,立刻翻开电脑上网查起周公解梦:“被蛇咬……事业上近期会交好运,商人会发财,女性会生病……”

  总结一下:估计我最近会有一笔大买卖,然后一兴奋,就病倒了……

  解梦这种东西,调剂生活而已,不必当真。

  正琢磨着我的大买卖,精卫填海摇摇晃晃地出现在了我竹苑的门口。

  “李经理别来无恙啊!”

  “啊哈哈,无恙无恙!就是最近有点上火,公司里空调吹得难受,我就出来了。不知唐老板有空没有陪我转转啊?”

  “到也不是不可以……”

  “那上车吧!”

  精卫填海直接拉开了副驾的车门,我索性也就直接坐了上去。

  “妖精,你陪我去谈个项目。”

  “哦?这倒是有意思,你的项目怎么还有我的事了?”

  “集思广益嘛!而且你也不用干什么,坐镇就好了。”

  “这不行,你得跟我说清楚是什么事。咱俩的关系可没铁到你给我摆个火坑我都往里跳,这莫名其妙的怎么还出来项目了?”我提高了声调,以表示对精卫填海的不满。

  “你这话说得虽然伤人,但的确是我考虑不周,是应该跟你说说,毕竟你这么仗义,我一叫你就来了,我也不能藏着掖着。”精卫填海淡定的说完了这几句没有任何意义的话,见我并不买账反而更是濒临爆发,赶紧接着说“是一个做宣传片的事情,这两年国家不是倾向体育事业嘛,我这个朋友想蹭一蹭热度,自己拍点关于运动员的短片在平台上传播一下,要是有大佬看上直接买走当然最好,但就算没卖出去,他也能因为响应了国家号召,在自己的履历里加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那你叫我来干吗?”

  “这个是你哥我的一点小心思。他这一组视频本来是想委托我公司制作的,但我看了他的材料,发现思路清晰、目标明确、素材也全面,我自己就能做,根本不需要再拖一个团队。于是我就先把这个事压下来了,没有在公司立项。准备先跟对方更具体地谈一谈,再做打算。”

  “那你准备怎么介绍我?”

  “不用介绍你,让他猜去吧。你就坐着,遇到有兴趣就一起聊一聊,你的伶牙俐齿绝对没问题。”

  说话间,我们到了一个连锁咖啡厅。约在这种地方谈项目,看来对方也是心怀鬼胎。

  来人是个看起来不到四十岁的女性,一头短发简单抓过,戴着一副香芋色边框的椭圆眼镜,穿着颇有设计感的黑衬衣和灰色休闲裤,这样的装扮让人看不透她的职业或身份,只觉得是一个干练且颇有个性的人。

  “张总好,这位是我们的唐总,也来一起听听,参谋一下。”精卫填海含糊地介绍了我。

  没有太多寒暄,双方直奔主题。

  “其实我们最看重的就是时间,12月底之前能播出,这个事才值得做。如果不能保证时间,那也就不需要再谈了。”张总举重若轻地说着,让人无法从她的语气里判断她究竟是想做这个项目还是不想做这个项目。

  “其实项目但拍摄任务并不重,主要是剪辑和后期的工作。”精卫填海顿了顿,接着说“站在您角度考虑,我觉得这样的工作其实无需一个大团队,有一两个有经验的后期人员,在这段时间里只做这一个项目,时间上还是很充裕的。但如果是公司行为,光是商务流程可能就要到年底了。”

  “我很赞同您的观点,但公司在很大程度上也是项目的担保,我可以通过法律手段保证作品的质量和我所需求的时间,以及我提供的素材不被盗用。其他但如果将项目交给个人的话,就要面临许多风险了。”

  “是否可以签署个合作备忘录,然后公司走商务流程,这边先让项目启动起来呢?”听他们说着,我忍不住插了个嘴。

  话音刚落,我查觉精卫眼角流露出一道奇异的光,是我从未从他脸上见过的表情。而对方的张经理,嘴角也似有似无地抽动了一下。

  “唐总说得倒是个办法。这个合作备忘录咱们可以先以个人名义签了,算是确定个合作关系。”张总抿了口咖啡,曼斯条例地说着。

  “我下午回公司就让他们拟个备忘录,把需要明确的保密事项都明确了,别影响项目的开展。”精卫填海也附和了一句。

  事情谈妥了,我没有同精卫填海吃午餐,而是回到了竹苑后厢,小荷早就想跟我聊一聊春天的陈茶该怎么处理,秋茶又该进多少。一下子投入到自己这边的工作中,便也没再想太多关于精卫填海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