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尤思念茶尤香》


第十章 我这样的人,不应该幸福(3)

发布时间:2023-12-03

  我正一步一步的往海里走去,不远处,他也正一步一步的走向海中。如果可以把中间几十米的距离消掉,我们现在应该是会并肩同行吧。不如,就让我们一起走下去,走到大海的尽头……

  一起自杀吗?看来还真是个浪漫的梦……

  一眨眼,一周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明天是给予吴琛答复的日子,可我完全没有头绪。

  我想我在很多观念上还是挺传统的,我无法把婚姻当成游戏,无法接受那种“大不了过两天离婚”的思想。我把婚姻看得很重,而且相信执子之手,就意味着要与子偕老。如果没有与子偕老的决心,我断然无法与子执手。我不认为自己这种郑重是受制于道德的枷锁,我认为这是我身为一个成年人应当对自己行为履行的负责。

  所以嫁或不嫁,我真的是拿不定注意。我有无数个嫁给吴琛的理由,也有同样多不嫁给他的理由。

  而这些不嫁的理由中,起到决定作用的无疑是尤烨的存在……在某些时候我会极端地想将尤烨杀死。比如现在。尽管我一直告诉自己和尤烨再也不可能有未来了,但我无法控制内心那0.01%的侥幸和自这0.01%的侥幸中发散出来的1000%的幻想。

  或许只有尤烨死了,我才能真正斩断对他的幻想、才能真正的死心,才能真正将爱释放给值得的人,才能让自己内心的阴暗随着尤烨的死一起被埋葬。

  若是尤烨死了,想必我的内心世界也会随之坍塌。这样我便没有了不舍;没有了思念;没有了幻想。那时候,我就可以像一个新生儿一样,单纯的去爱那值得我爱的人;依赖那可以给我温暖的怀抱。

  可尤烨毕竟还活着,他的存在一如既往地牵绊着我的感情……

  很羡慕那些古时候的闺秀们,遵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完全不用自己烦心这些事情。糊里糊涂地就嫁给了一个从未见过面的夫君。婚后与夫君举案齐眉、相敬如宾,或是不相往来、凄凉度日。总归会在女红的陪伴、女德的洗脑下,平平淡淡地度过自己的一生。这样的一生,没有喜怒,也没有选择,不知道其他人是怎么过得,也想象不到生活中其他得可能性。没有了选择,就没有了烦恼,也就没有了痛苦。这样一生,在开化了的现代人眼中或许悲凉,但对于当事人来说,倒也没什么可不甘或可不满的。

  相比之下,现代这个自由平等的社会,在让我们获得了更多的思想和富饶的精神领地的同时,也让许多原本在封建社会中可以避免的关于婚配的麻烦变得不可避免。

  比如说古代的女子没见过几个男丁,所以没有很多选择,也就不容易眼花缭乱,于是就不会对自己的婚姻后悔,因为没有其他可以比较的经历。而如今我们要在茫茫人海中寻觅适合自己的配偶啊,万一选错了人,要后悔吧,要离婚吧,要再觅佳人吧,然后发现自己又选错了……

  于是越来越多的人成了独身主义,毕竟这世界上唯一不能试错的就是时间,大好时光与其用在可能毫无回报还会让自己痛苦的事情上,不如用在其他事情上。

  我没有告诉母亲吴琛向我求婚一事,我觉得我给母亲的不应该是一个疑问,而是一个答复。而且我想我潜意识里并不接受自己二十出头就走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虽然没有告知母亲,但是身边的好友倒是被我问了个遍。本来想着或许可以从各位那里咨询些意见,不料身边的人并没有相对统一的答案而已明显分化成两派。

  韩宇龙那圈老朋友均隐晦的表示:“跟着感觉走就好,不要刻意逼迫自己。”

  而珠珠这圈朋友则表示:“答应啊,嫁给吴琛有何不好?”

  唯独两个人恶狠狠的明言“不能嫁,不许嫁”。这两个人分别是精卫填海,以及,方洛……

  精卫填海对吴琛的戒备我早已领教。方洛对此事的态度倒是有点在我的意料之外,我从来没想过他居然对我的事如此在意。

  女神:有人向你妹求婚了!

  女神她哥:边儿呆着去……

  女神:你这是什么态度。

  女神她哥:你敢嫁我就敢抢。

  女神:这么极端?

  女神她哥:你觉得你现在这样嫁得出去吗?嫁了你能过得好吗?与其嫁了再离比如先把这不靠谱的事扼杀在摇篮里,以绝后患……

  女神:你为什么不觉得这是个好事呢?说不定你妹妹的生活从此就春光灿烂了!?再说你也不问问他是什么人就把话说得这么绝,完全是痴人说梦、主观臆断嘛!

  女神她哥:你这祸害要是能过得好我当然高兴,但是你自己说,就你现在这样,吃个饭碰上那个谁都能跟要了你的小命儿似的。让你嫁个人,你就能过得好了?你就重获新生了!?”

  女神:那我嫁你好了!你总能让我过得好吧!

  女神她哥:别!我没那胆量,不敢要你,也要不起你。

  女神:那如果我说要娶我的人是尤烨呢?

  女神她哥:如果是他我举双手赞成,绝不拦着,但是你要嫁得人不可能是他……

  女神:真矛盾……

  女神她哥:早点睡吧,反正还是那句,你敢嫁我就敢抢。

  我不知道方洛为什么这么极端,他就像是《睡美人》里的巫婆,让我沉睡,直到尤烨来把我救醒,如果他不来,那我就只能永远被雪葬,永远见不得天日。在他眼里,我似乎只属于尤烨,他是要替尤烨留住我吗?可是,事到如今,就算留得住我,又哪里留得住另外一个人?

  一直以来,方洛好像一座碉堡一样保护着我。我得意的样子,失意的样子,窘迫的样子,辉煌得样子,他统统都见过。加上我俩经常像游魂一样的压马路,许多大大小小的事情跟他交流得最多。我时常开玩笑说将来一定要杀他灭口,他手里有我太多的把柄……

  近几年我俩调侃时几乎绝口不提尤烨。每每提及,他定是会恶骂我一通。所以我一直以为如果告诉他我说不定会走上新的生活,他可以很开心。不想,原来他的心这么重。

  不管怎么说,对于吴琛的求婚,我依旧拿不定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