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尤思念茶尤香》


第八章 除非将心挖去,不然如何能忘(1)

发布时间:2023-12-03

  他背对着我,我想从他身后环抱住他,把他的气息深深地吸进肺里,把他的温度融为己身。我想把耳朵贴在他的背上,聆听他心跳的声音、呼吸的声音、还有血液流动的声音。或许他的心脏会因为我这突然的举动悸动两下,或许他会拍一拍我环在他腹部的手,或许他会侧过头跟我说些什么。

  这样想着,心中充满温情,我缓缓走向他,然后冷不防地,将背对着我的他推向突然出现他前方的井里,他坠落时,我看到他目光从惊异转为温柔。

  就好像,他在等我将他推进深渊。

  我用不知哪里来的石板将井口封住,从此,这个世界中再无他。

  精疲力竭地趴在石板上,就像趴在他的背上,嚎啕大哭起来……

  电影看多了吧,竟会梦到《午夜凶铃》里的情节。不过在梦里想水井就有水井,想石板就有石板,而且我还能推得动!倒也真是方便……

  “唐晚晚,醒醒!”

  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眼角还挂着泪珠。想来刚才不单是在梦里哭得痛快,现实中也不少落泪。吴琛轻轻拭去我的眼泪,眼神充满怜惜。想着刚刚将尤烨推到井下的片段,我猛地扑到他怀里,没有原因,只是需要一点安全感。

  “傻孩子,做什么噩梦了?”

  “梦到《午夜凶铃》了……梦到贞子姐姐来找我,然后把我推到井里了。”我很佩服自己的应变能力,以及脸皮的厚度。

  “让你睡觉时总用手捂着胸口,这样最容易做噩梦。”吴琛揉了揉我的娃娃脸,宠溺地说。

  我微微一怔,我睡觉时常用手捂着胸口?所以才会时常梦到他吗?因为他住在我心里。

  不自觉的低头,却看到自己赤裸裸的身体,脸上一红,迅速钻回被窝把自己包得像个粽子一样。

  “还知道难为情?又不是没见过,怕什么。”

  “此一时彼一时,不能一概而论。”他看起来似乎刚沐浴过,穿着宽大的浴衣,头发微湿。

  “那就让‘此时’变成‘彼时’好了。”话落,他便褪去浴衣将我按在身下。

  我怒视他,“大早上起来就欺负小朋友,算什么英雄好汉!”

  “谁说我是英雄好汉了?”他俯身开始吻我。“晚晚,昨晚……对不起。我再也不会冲动了。”

  “我说过不怪你的。更何况问题在我,是我的错。”我蜷缩着,好像一只受伤的小猫。由于底气不足,声音也极其微弱。

  吴琛没再说话,我不知道这是他的原谅,还是更深的隐忍。我二人之间这微妙的平衡,什么时候会被真正打破。什么时候会真正崩溃……

  我起身洗漱,这么一折腾时间也不早了。虽说我是无所谓,但吴琛再不出门就真的要迟到了。

  到了茶楼,给自己沏了壶热茶,由于下身的疼痛让我难以就坐,无奈只好装模作样的在茶楼里“巡逻”起来。热情的给诸位茶客拜早年。

  精卫填海来了个电话邀我一起吃饭。说快过年了,他也要回家了,这会儿不见估计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了。

  中午精卫填海的车准时停在车茶楼门口,我大大方方的坐上了他的车,只是就坐的动作十分缓慢小心,想来精卫填海看在眼里必然也有些狐疑。

  “小妖精,想吃什么?哥请客!”精卫填海坐在椅子上拿着菜牌朝我笑道。

  我缓缓的坐下,表情僵硬,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你点什么我吃什么,最好要些清淡的。”

  “小妖精,有事别瞒哥哥。”他仿佛另有所指的加了一句“不管什么事。”

  “知道啦!我能有什么事,能把我怎么样的人还没出生呢!”

  “那就好。”

  我喝了一口服务员端上来的茶,咂了咂嘴,“真难喝,早知道事先从楼里带包茶出来了。”

  “你别太挑剔了,我们穷苦人民有茶梗喝就已经很满足了。”

  闻言我莞尔一笑。

  “妖精,你别总这样笑,要笑就大大方方畅畅快快的笑,你这样笑早晚憋出病来。”

  “我还真是头一次听说,笑还能笑出病来的。”

  “你说你,明明一个纯情可爱的小姑娘,非学人家装老成做什么,年轻多好,要炫耀不能隐藏。”

  “可能是和那些老油条在一起时间太长了,被感染了,都不会正儿八经的表达感情了。”

  “小妖精,你不快乐。”

  “嗯?”我有些诧异,眨巴着不算大的眼睛询问着精卫填海。

  “大半年前我第一次见你时,你不是现在这样的,那时候的你比现在烂漫。现在的你好像心事重重的怨妇。”精卫填海一脸严肃,让我想到高中时的政治老师。

  “精卫哥哥,我长大了,很不情愿的长大了。”

  “人都要长大,区别只在于如何对待自己的成长。你已经比同龄人成长得快了太多,承受的自然也要比其他人多。”

  “精卫哥哥,如果一个人很爱你,可你并不爱她,你要怎么做才能让她不再爱你,或者你要怎么做才能让自己爱上她?”

  “呵呵,你这问题还真像绕口令。想这么多做什么,老天不是给你铺了一条路吗?顺天意而为之就是真谛。若他爱你,那不管你对他做什么,他都会一如既往的爱你。若他不爱了,你什么都不用做他也就会找到自己新的方向。若天意认为你们不应该在一起,总会有一个路口让你们分道扬镳。你不要烦恼不知道该怎么做,凡事终有解,即便现在你找不到答案,也只是因为时候未到而已。”

  精卫填海的话让我开脱了不少,何必想那么多呢,眼下我是吴琛的女友,吴琛对我的好那是一目了然。那我扮演好这个女朋友的角色就是了,其他的就算想了又有什么用呢。若他真的是我命中注定的男子,那自会有一条道路将我们领向终点。若他不是,那早晚都会走到注定他该离开我的时候。

  我举起茶杯,“精卫哥哥,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来感激你这许多年对我的帮助,如今你竟真的出现在我身旁,老天对我唐晚晚果然偏爱有加。”说吧我作势将杯中的劣质茶水一干为净,又满上了第二杯“二来给你拜个早年,祝你在新的一年财源滚滚、心想事成、万事如意。”

  “你看,我先前说过什么来着,巧舌如簧为妖,国色天香为孽。果不其然吧,小妖精真是厉害了这张能说会道的嘴了。”

  甜甜一笑,心中畅快不少。真好,到哪都有贵人相助。其实我的命还是很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