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尤思念茶尤香》


第十章 我这样的人,不应该幸福(4)

发布时间:2023-12-03

  午后我把一切事项甩给小荷,大摇大摆的离开了茶楼,回到家接上两只乌龟去了那个小寺院。

  我坐在庙堂门口,掏出随身携带的纸笔,列下一个人所能拥有的各种优点与缺点,分门别类的写了满满一片。然后用墨绿色的笔把属于尤烨的性格圈出来,用深蓝色把属于吴琛的圈出来。

  我突然意识到我对尤烨竟是如此的不了解,圈出来的多是精神方面的性格优势,例如:悟性、智商、气质……而吴琛则占有成熟、财权、社交等物质上的优势。

  也难怪,毕竟两年来与尤烨没有任何接触。而近一年倒是和吴琛朝夕共处。

  但是为什么就是如此的放不下那个远在天边的幻想呢?看着天上飘过的云彩,心中默默呐喊:“尤烨,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是继续守候,还是就此放手。”

  我不知道还能和你拥有怎样的未来,我甚至不知道是否还能再见到你。

  既然如此,那对你的这份爱,还有什么意义?我现在的执着,换来的又会是什么?

  我迷茫,我想我是爱吴琛的,但他在我心中的分量却永远不可能超越你。既然如此,我对他的爱又有什么意义?

  如果我决定了,我会义无反顾的跟他一辈子。可是我下不了决心,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我割舍不掉对你的爱。

  我想象不到如果我决定和吴琛在一起,我会有多么的撕心裂肺。不能再肆无忌惮的放纵对你的思念,不能再幻想与你的将来,也不能再冲着天空喊你的名字……

  接受另外一个人,同等于亲手签下一纸死刑判决书,处决的是你我的爱情。也许你会纠正,我们的爱早在两年前就已经死了,只是我不肯承认罢了……

  像每个小女人一样,我在脑海中描绘过我和你将来的生活以及我们的孩子。

  我想那时我会卖掉竹苑,找一份清闲的差事,做一个居家的小女人。我们最好也能找一个像这样的小城居住,不一定要很富有,但一定可以生活的很安逸。

  我相信我们的孩子不一定会很漂亮,但是一定很有气质。TA会像我一样自信;像你一样冷静。女孩的话脸型要像我,娃娃脸,可爱不显老。男孩的话无所谓。无论男女,鼻子都最好像你,因为我的有些塌。女孩的话嘴唇要像你,薄薄的;男孩的话嘴唇就要像我,厚一点。眼睛的话,女孩子要像我,圆圆的娃娃模样,男孩子可以像你的丹凤眼,不然显得眼大无神……我们的孩子皮肤一定很白皙,毕竟我们都这么白,不过我还是希望如果是男孩的话,能有稍微古铜一点的肤色。

  与你之间交错的缘分,总会缠在心头勒得我心痛。如果可以晚一些认识你,如果认识你的时候我能再成熟一些;能懂得如何去爱一个人;能有能力去守护我们的爱,或许现在就不会这样心痛了吧。

  但这些都只是如果,仅仅是一个个假象。面对现实,我们是如此的无力。

  我改变不了我们之间的阻碍。我没有勇气再去面对你。我害怕与你的相见会把我从赖以生存的幻想中哄出来。我害怕听到你的声音,我害怕看到你的表情,我害怕你不再是我心中的那团理想化的阴影。因此,我宁可寄生在对往事的回忆以及空洞的遗憾中。

  你曾经的一言一行无不是支撑着我一根根脆弱的精神。

  因为有你的记忆,我相信生活还有未完成。

  因为有过去的捆绑,我才有动力要去挣脱束缚。

  如果择偶是一道选择题,无论A\B\C\D,“尤烨”都会是我的第一选择。虽然这个选项不一定是正确答案。

  我好想问你是否还爱我,好想问你我是否还有机会站在你身边做你身后的那个女人,好想问你我是不是你的那根肋骨……

  你这两年是怎么过的。是否也和我一样有过迷茫的时候。如果没有那你是怎么放下的。

  我看着手里紧紧攥着的手机,犹豫要不要给他打电话,要不要问一问他的意见。一旦他说出口,我定不会再去理会其他任何人的意见。

  其实只要他一句话,哪怕是“我不知道对你是什么感觉”,我都可以不再犹豫,义无反顾的拒绝吴琛的求婚,继续坚持对自己的执着。

  同样,只要他说一句“你嫁给他吧。”我便可以无怨无悔的嫁给吴琛。

  但是我不敢按下那个通话键,我不敢……

  于是我继续迷茫;继续不知所措;继续坐在这个小寺院里发呆。

  我是否应该珍惜眼前人?

  我是否应该把尤烨当做过眼云烟?

  我是否应该毫无保留的爱吴琛像爱他那样?

  我是否应该认识到他永远只是一个遗憾,我们之间不再会有任何实质性的瓜葛?

  我不愿放手一搏,我不甘心一咬牙,一闭眼,一不做二不休的将尤烨甩到身后。我做不到……

  烨,我真的放不下你……我真的好想你……

  只是,这些话,你永远也不可能听得到……

  我站起身,拍拍身上的泥土,寻回不远处正在晒太阳的两只乌龟,再度朝庙中供奉的大佛拜了拜,转身离开了这座宁静的小寺院。

  下班后吴琛来到竹苑,没有去前厅,而是赖在了我的后厢。我给他沏了壶茶,他同往常一样举着茶盏靠在贵妃榻上闭目养神,几个呼吸后,将微热的茶汤一饮而尽。

  我又重新注水、分茶,但始终一言未发。

  我不知道要怎么开口给他答复,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要给他什么样的答复。

  半个我推着自己向前走:答应吴琛,不要再被尤烨的回忆纠缠了,你不肯直接拒绝,不正是因为你也是喜欢吴琛的吗?

  另外半个我拉着我往回走:你犹豫不正是因为你并非全心全意地爱他吗?如果答应了吴琛,你对不起的是不是某一个人,而是你、吴琛、尤烨,三个人。

  于是我故作镇静地坐在吴琛不远处的办公桌前,假装看着眼前等我签字的货单。

  后厢弥漫的铁观音香气,此时闻起来浓郁得令人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