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尤思念茶尤香》


第二十一章 人的另一面,张牙舞爪(7)

发布时间:2023-12-03

  小荷这么坚决地不要这些钱,让我有些讶异,她这是把竹苑当成自己的事业,才会不计较个人得失。我因为竹苑风格大变而有些灰心丧气,但小荷却因为竹苑的转型迸发出新的希望和激情。

  小荷一向头脑灵光,做事可谓是眼快、心快、手快,体贴细腻又十分懂分寸。以往那些达官显贵习惯了这种招待,并不念小荷的好,也不觉得小荷有什么特殊。如今这些鲜少被人关心照顾,甚至还时常被认为是另类的艺术家们,面对小荷细致入微的服务,纷纷表示出发自内心的感激和感动。于是小荷的心情自然也更好了,对待客人也更加热情主动,加之不再需要像过去那样小心小心再小心,谨慎谨慎再谨慎,尽量不听、不看、不说,小荷本性中的活泼烂漫重新复苏。她总能欢快地给这些文化人讲自己所知道的关于茶的事情,也并不因对方从她的话中挑出错而感到尴尬难堪,只是虚心地听着、学着,投入地让那些好为人师的艺术家充分表达自己的思想见地,艺术家们的虚荣心获得了满足。于是无论是小荷,还是这些艺术家,每日都十分快乐。

  竹苑不是我的了,却还是小荷的,还是大家的……

  竹苑就好像是一个已经可以独立生活的个体。它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依靠自己的力量适应这个世界的变幻莫测。

  而我,就好像是养大了孩子的母亲,除了支持成年的孩子渐渐远离,除了支持他成就他该有的样子,别无他法。

  一面想着,一面拆开了层层包裹的快递箱,以榫卯结构精制而成的鸡翅木礼盒最终摆在了桌子中间。

  礼盒外表朴实无华,没有雕花,也没有刻字,但每一个边角都被打磨得平滑,木盒表面的蜂蜡没有尖锐的光芒,而是泛着一种随着木纹蔓延开的温润光泽,这是匠人手工将蜂蜡揉搓到木材纹理中才能达到的效果,与通常在表面刷一层蜡的感觉截然不同。

  礼盒里是一把素净的金砂提梁壶,细细观赏,会发现壶梁上雕了一些藤蔓纹路,打开壶盖,盖内刻着繁体的“吴于”二字。壶肚底躺着一颗雕刻得极为细腻写实的金莲子,莲子浑圆饱满,莲心仿佛正处于破出之际,莲肉裂口处细小的纹理深深浅浅,皆能看得一清二楚。

  “喜结连理、永结同心、连生贵子……”我念叨着能从如此少量却极为精美的细节中解读出的满满寓意,想着初看之下如此朴实无华的泥壶竟然能细品出这么多的内涵,真是四两拨千斤、大道至简,令人赞叹。

  与提梁壶一起装在礼盒里的还有两只金砂茶碗,茶碗是一大一小的龙凤碗,碗底雕刻着与壶盖内侧相同的“吴于”二字,外侧边缘雕刻着写意的蝙蝠纹样,不过我觉得说是蝴蝶结也不过分。下意识地将大小两只茶碗叠在一起,纹样交错就像是一只大手握着一只小手。加之这一壶二碗都是自同一块泥胎中制作的,有着对饮一生的美好寓意。

  “真是妙啊!”我不禁赞叹。

  这套茶壶茶碗正是先前我南下拜会大师时给吴琛定制的新婚礼物。大师当时并没有跟我确定器型和材质,只管叫我先行离去,后来只是追问了新人的姓氏,没再多言其他。今日终于见到这把器型大气朴实,却融合了所有美好的提梁壶,当真是倍感惊艳。

  我照例烧水,煮壶;换新水,再烧,再煮……

  这样的程序我做过无数次,开得壶多数送了以前的客人,还有几把自己常用得,近来也被冷落在这后厢的壶架上,接了一层薄薄的白灰,好像几十年没人理睬一样。

  本想着用一些铁观音老茶把吴琛这把壶彻底开好,去掉新出窑的火土之气,让茶壶沁满茶香。但转念一想,吴琛以后是否会用这把壶喝铁观音?他的妻子说不定会更爱喝正山小种?又或者是陈年白牡丹。还是不要让这把壶有太多我的痕迹比较好。

  于是只简简单单地打来泉水,注入一口开壶用的玻璃锅,烧直水泡初起,将茶壶置入开水,随着水温再度升高,茶壶便跟着那些水泡翻滚、震动。

  浮泥从壶身上剥落,好像被水泡吸走了一样,融入水中,原本清透的泉水变得从如茶汤一样微黄,散发着淡淡的泥土味。数分钟后,我将茶壶取出,出水的瞬间,茶壶炙热的内心便将附着在壶身上的水渍烤干。这一番洗礼,令茶壶更加光鲜,但整个过程却在结束的同时尽数散去,没留下一丝痕迹。

  握着刚煮过的壶,壶身微烫,在手心里很是舒服。下意识地抚摸着壶身,仿佛它是一只卧在我怀中的小猫。望向窗外,今天的太阳并不明媚,但是天空中的云朵很厚,很清晰,清晰得就像是另一个世界的地平线,此时的我仿佛不是在竹苑的小楼中,而是浮游在云朵下的某粒灰尘,张望着头顶的变幻,分不清是天在动,还是我在动。分不清到底是这个世界在我身上留下痕迹,还是我成为这世间微不足道的一抹痕迹。

  不过两个月的光景,却恍如隔世。竹苑面目全非,吴琛要结婚了,珠珠围着孩子转不完,雪儿也不可能再回来。

  完局长的调查没有任何消息。往好了说,没消息就总还有希望,往坏了说,这事总也没有着落,心就只能一直在不确定中承受无穷痛苦。

  尤其是日夜待在一个闭塞小房间,而且不知道还要待多久,也不知道再打开门会发生什么,这种精神上的折磨是真正无法想象的恐怖。

  最终,整个案子拖了两年多才有定论。其中让人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的,要数雪儿和林逸凡身上的保险,因为是在国外投保,无法追回,于是增加了完局长的刑量。但也因为这两份保险,雪儿二人在国外定居有了立足之本,未来的生活也能衣食无忧。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无论我们的生活变化是否是一场虚幻,那这世间唯一拦不住的真实,就是时间流失。

  总而言之,眼下在后厢摆弄着吴琛新婚礼物的我,脑子里生出了一个念头:这座小城,似乎与我的缘分要尽了。

  距离吴琛的婚礼也没几天了,该打道回府了!

  重新把茶壶放回礼盒,让吴琛和他的妻子一起开壶煮茶吧。我就不再费神挂念旧人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