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网三之风雨江湖路》


第九章 雨夜,落叶归根

发布时间:2023-12-04

  王道祖一脸生无可恋地被柳寂灌着酒,柳寂见到宇文凌为了不喝酒,居然连脸都不要了,于是乎就在门外找了一个看着起来挺能喝的丐帮弟子,王道祖身上的酒气太浓了,也不怪柳寂把他当成特别能喝呢那种。

  “老王头,据说你当年偷袭过明教教主?”

  宇文凌心里大骂王道祖不要脸,这老头也太能吹了吧,他从未听说过有人偷袭过陆危楼,没准这喜欢跟踪人的老头只是扔了两个石子就跑了呢。向来都只有他们偷袭别人的份,哪有别人偷袭他们的?

  “哼,当年我从裤子里摸出一条小鱼干,那陆危楼就跟猫一样,盯着我手里的小鱼干不放手,他们明教上下一个个都是猫奴!很好辨认!”

  王道祖说完这话之后还瞥了一眼宇文凌和阿依莎,他就不信了,他这么诋毁他们教主陆危楼,这两个人能忍的了?但现实让他失望了,宇文凌依然耐心地给阿依莎剥着花生,丝毫没有任何生气的样子。

  明教上下,他只对卡卢比和沈凤晴有着极高的敬畏之心,是卡卢比把他从一个只会依靠系统游戏技能的小菜鸟调教成一个能在江湖中自保的少侠;与沈凤晴的不断切磋让他的实战能力变得十分强大。

  “哈哈哈,继续喝!”

  此时的柳寂已经换了一身衣服,不再是披着一个雪白的貂毛大衣了,而是换了一身灰色的布衣,但身后那标志性的两把刀却是没换。宇文凌想想也对,他们都没有像是系统背包一样的东西,随时能将装备放进去。

  此时这家不大的客栈中突然涌入了一群人,将整个大堂都坐满了,他们一个个十分的疲惫,揉着腰锤着肩,仿佛是刚刚搬完什么重物一样。

  “兵器?”

  柳寂闻了闻空气中弥漫的一股十分微弱的金属味道,这种味道对于其他人而言也许根本就闻不到,但是霸刀山庄是铸造兵器的大家,柳寂对这种味道再熟悉不过了。

  “诸位辛苦了,吃点东西,好好休息下。明天咱们就回去了。”

  一个身穿一身明黄色衣衫,年纪不到二十的青年走了进来,他身后同样背着两把剑,一把细剑,一把重剑,重剑让宇文凌向起了神雕侠侣中杨过用的那把巨剑。

  “切!藏剑山庄的人。”

  柳寂白了一眼这个刚进来的藏剑弟子,霸刀山庄与藏剑山庄的恩怨情仇太复杂了,霸刀和藏剑,都是以铸造神兵利刃而驰名天下,但不知为何,百年铸造名门霸刀山庄却被最近新出现的藏剑山庄压了一头。这让霸刀弟子柳寂十分的难受。

  “三......四位,在下藏剑叶无心,能否让在下落座于此。”

  因为大堂都坐满了,只剩下宇文凌这边还有一个空位置,阿依莎是在宇文凌腿上坐着的,叶无心一时间没发现。

  “可以。”

  宇文凌同意了,王道祖也对此表示欢迎,柳寂没什么可说的,只是拿出一壶酒,示意叶无心喝了。

  “事情已经办成,喝一点也无伤大雅。”

  这下子,两个明教,一个丐帮,一个霸刀和一个藏剑,四个门派的弟子凑到了一桌上了。

  场面安静了下来,柳寂和王道祖两个人还安静的喝着酒,宇文凌和阿依莎小声地交谈着什么。叶无心自己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烈酒,自己的出现似乎冷场了。而且他没想到,在这西北的长安城中居然还能遇到霸刀的弟子。

  “那个,你们打麻将不。”

  这个世界并不是真正历史上的唐朝,而是游戏中的唐朝,麻将这种明朝末年的东西能出现,宇文凌不感到奇怪,但是叶无心想要缓解气氛的话并没有起到任何效果,大家还是各干各的。

  叶无心有些尴尬,他看到柳寂和王道祖喝的正欢,又看了看柳寂身上穿的衣服,觉得这个霸刀弟子太可怜了,穷到祖传的貂毛大衣都没了,还沦落到与丐帮弟子共同吃喝的处境了。

  “诸位,今天的所有消费,我叶无心包了!”

  叶无心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大堂之内,柳寂和王道祖差点没被酒呛到。

  炫富,赤裸裸的炫富,柳寂和王道祖心中对叶无心是越来越看不顺眼了,藏剑山庄有钱,世人皆知,但也不不至于这么炫富的啊。

  场面似乎更冷了,叶无心郁闷地坐了下来,他今年是第一次走出藏剑山庄,也是第一次自己独自承担运送兵器的任务,临走前他爹妈告诉他,在江湖上行走一切要小心,遇到事情不要怂!咱藏剑山庄有的是人!有的是钱!

  但是叶无心还是太小看这个江湖了,钱解决不了所有的问题,想要人情,就得拿出自己的真心,但是拿出真心就很容易会受伤,叶无心还不想冒这个险。

  “柳兄,今日一遇,三生有幸,如今天色已晚,我就带着我徒弟先回去了,后会有期,还有,这位侠丐的酒量远不止如此,别被他的外表所蒙骗了。”

  看着脸色有些发红的王道祖,宇文凌想到了一个方法,直接让柳寂灌醉他,这样自己晚上还能清静些。丐帮喝酒喝不过霸刀?真丢人,赶紧退帮吧。

  宇文凌为什么要走,首先天色有些晚了,其次,二人正坐在柳寂对面,柳寂呼出来的酒气让阿依莎有些头晕,为了避免阿依莎酒后瞎说话,宇文凌决定还是带着阿依莎先回去吧。晚上,他打算再去找下黄字零零叁一趟,身上还剩下十万金,不知道够不够买他想要的情报的。

  在回金玉客栈的路上,宇文凌看到了准备换岗的刘志,他正在跟一个丐帮弟子扯皮。

  “都说了,朱雀大街的街道上不准要饭!你这已经违背了要饭基本法,罚款十金!”

  顺便说一下,长安城大大小小的法律大概三千多条,有关罚款的就有一千两百多条,订成书是相当的厚了,上到朝廷高官,下到普通百姓养的狗,全都覆盖住了。

  “雨先生!超过十岁以上的小孩子不允许骑在大人的脑袋上!罚款20金!”

  宇文凌脸色一黑,这刘志不会是把那一千二百多条有关罚款的法规全都背下来了吧!

  递给刘志一袋金币,然后把有些醉醺醺的阿依莎放了下来,然后他的大腿就被那名丐帮弟子抱住了。

  “这位爷!我刚来长安城!不懂规矩!帮一下忙吧!我不想坐牢啊!”

  唔,从触感上来看,这一个妹子,刚来长安城?我也刚来长安城啊,突然间这个丐帮弟子身上掉出来一根羽箭,刘志一愣,丐帮不是都用打狗棒的么,咋还用上羽箭了呢?刚要上前询问,宇文凌把腿一抽,这个“丐帮”弟子身上又噼里啪啦掉下来一堆金属零件。

  宇文凌嘴角一抽抽,拉着摇头晃脑找不到北的阿依莎就走了,很明显,这个“丐帮”弟子,应该是唐门的人假扮的,这一堆机关零件,正好能拼成一把弩的。

  “别一会在遇到一个长歌门弟子,这样江湖中的四大世家今天我全遇到了。”

  江湖中有着这么一句话“一教两盟三魔,四家五剑六派。”其中四家分别指的是,藏剑叶家,霸刀柳家,唐门唐家和长歌门杨家。这四大世家虽然人数不多,但其中弟子各个都是精英,更是当今武林年轻一辈的翘楚。

  “湿乎乎(师父父),有两个湿乎乎,好开心!双倍的温暖!”

  这丫头的酒量也太差了吧,真给吐蕃人丢脸啊,宇文凌把阿依莎抱在了怀里,既然不能骑,那抱着总可以吧!其实只要人能走抱着也不行,只是现在刘志正在追着那个唐门弟子,无暇顾及宇文凌这边。

  还差几步就走到金玉饭店门口了,起风了,天也蓦的一下变黑了,远处天空乌云密布,遮住了即将下落到地平线之下的太阳,太阳温暖的光线消失了,空气中多了一丝丝凉意。

  大街上的行人们都纷纷散开,该回家的回家,该住店的住店,现在还在大街上走的,基本就是那种又没钱又没家的人了,而且大部分都是江湖人士。他们装束都比较统一,都带着一个斗笠,斗笠遮雨的效果是非常好的,只要雨不是特别大,基本上衣服都不会湿。

  “小二,来碗酸梅汤。”

  酸梅汤具有解酒的功效,虽然阿依莎是被柳寂的酒气熏得,但也算得上是间接喝酒吧?宇文凌还真的没遇到过酒力这么差的,他这么大的时候都能喝整二两了。

  “湿乎乎,我要吃醋。”

  “你确定?”

  宇文凌的大脑此时此刻也有些宕机,他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身后不远处坐着一个女子,于是就冲着她吹了一个口哨。

  “...”

  夜晚降临了,宇文凌吹着自己手上的牙印,另一只手轻轻拍着阿依莎的后背,哄着这个真的吃醋的小丫头睡觉。回想一下,刚才自己也是真够傻的了,也许是今天知道的信息有点多,自己猫脑袋有些不够用了。

  “嘿嘿嘿,师父父~不要跑。”

  阿依莎睡着了,很明显还做了梦,梦中她究竟对自己做了什么,宇文凌不知道,但看着阿依莎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宇文凌就感觉到一阵心累,这孩子长大了可咋整。

  打开窗户,宇文凌看着外面稀稀拉拉的小雨,装备穿戴整齐,直接蹿了出去,客房内有着很多的机关,一旦有外人进来,整个长安城都能看到那漫天飞舞的烟花-真橙之心。

  下雨其实对刺客很不友好,脚踩到地面上会发出比平时更大的声音,而且有些地方还很滑。去隐元会的路上,宇文凌已经见到了不少因为房顶的瓦片太过湿滑,直接摔到地上的“夜行者”们。然后就是一阵鸡飞狗跳,今晚的天策士兵们,可有的忙了。明天大唐监狱中,应该关满了各种摔断腿的二流刺客,中间可能还混着几个唐门。

  雨逐渐大了起来,有些声音都被雨声盖住了,此刻宇文凌只感觉到,整个天地都只剩下自己一个人,这种孤独的感觉让他感到很不舒服。

  长安城内漆黑无比,天上的星星和月亮都被雨云遮蔽住了,宇文凌此时彻底融入到了黑暗之中,即便他站在你面前,你都感知不到他。

  明德门附近,只有隐元会的房屋散发着微弱的烛光,远处,天策府的巡逻士兵依然在巡逻,通过微弱的烛光都能看到,这场雨都下冒烟了,但他们依然坚持在自己的岗位上。

  进入了隐元会的屋内,里面只有寥寥可数的四个人,其中一个身影让宇文凌觉得很眼熟,咚的一声,这个人身上掉下来一个扳手。现在宇文凌已经知道这个人是谁了,她是怎么摆脱刘志的追捕的?

  “今天就这么几个?现在“夜行者”们的水平是越来越次了,下个雨都能摔断腿。”

  那个唐门妹子一听到断腿身子颤了一下,唐门的唐家堡,也被称之为断腿堡,因为唐门的门派轻功第一段直接直上天空,一个把控不好就容易摔断腿。

  “身份证明,五千金起拍”

  在一阵激烈的竞价之后之后,一个黑衣人以六万金的价格成交了,唐门妹子一次都没叫过价。但当那个人走出门之后,屋内除了宇文凌之外的所有人都在一瞬间离开了这个屋子。

  那份身份证明并没有填写信息,也就是说,别人抢到也能使用,因为今天没有人像宇文凌那样,一个人把所有人都灭了。

  “你还想要什么?”

  黄字零零叁看着宇文凌,虽然宇文凌的装束和昨天晚上不一样,但他还是知道眼前这人就是昨天在这里大开杀戒的宇文凌,隐元会的人,就是这么神秘。

  “我要宇文融的所有资料。”

  “哦?看样子你是知道了。啧,可惜啊。”

  也不知道黄字零零叁是可惜那五十万金还是别的什么。

  “一千万和一万,两个价位,你要哪个?”

  “一万。”

  给了黄字零零叁一张票子,宇文凌就得到了一个信封,一万金的信息,能知道多少是多少吧。

  刚刚打开房门,宇文凌就见到一个黑衣人躺在地上,背后插着一根弩箭,在这杀机四伏的雨夜中,还有着无数生命不断消逝着。

  宇文凌并没有回金玉客栈,他沿着朱雀大道两侧民居的房顶上迅速的飞奔着,他想要看一眼,自己出生的家,现在是什么样子的。大雨和黑夜外加上《御暗烬灭令》心法的特殊性,即便是实力比他高出好几个等级的豪侠,也未必能感知到他的存在。

  如今的宇文府,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府邸了,他现在正在被重建,当年那场大火之后,没有人来重建过,直到最近当今宰相李林甫才允许有人在宇文府的废墟上重新建立住房,原因,十分有可能是为了调查当年宇文凌的去向。

  如今这片已经被清理了一半的废墟因为下雨的原因已经没有工人在这里劳作了,门口处的一个棚中散发着微弱的火光,一名天策府士兵在这里守夜,不久之后,这里将成为司农少卿-蒋岑的住宅。

  宇文凌静静地站在不远处的一个围墙上,看着自己曾经的家,心里十分的平静,落叶归根,自己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个穿越者,只能说,自己可能忘记喝孟婆汤了吧。

  开启隐身,宇文凌绕过来那名强忍着睡意但还笔直的站在门口站岗的天策士兵,迈过高高的门槛,来到了这已经烧得焦黑的院子中。地面上有着一个碎成两半的牌面,上面模模糊糊还能看到宇文府三个金字的轮廓。

  “爹、娘,我回来了。”

  走上布满烟尘的台阶,路过一个石桥,通过了充满焦炭的鱼池,翻过了已经死亡的倒下的老杨树,来到了一处十分干净的地基上方,按照唐代官员的住宅布局,这里应该是主卧。

  但这里什么都没有了,被清理的干干净净,不远处宇文凌发现了一排新建的简陋房屋,房屋外面还抻着一排晾衣杆,不出意外这里是建筑工人们住的地方,宇文凌打算前去搜索一下,没准会发现什么东西。

  沿着墙壁,宇文凌小心翼翼的靠近这栋房屋,雨下的很大,但他依然能听清屋内响雷一般的鼾声。

  屋檐之下有着一排焦黑的事物,宇文凌一个幻光步轻轻地传送到了这里,自己的观察着这些东西,都是一些在大火中保留下来的东西,基本上都是些金属事物,香炉、铜锁、断掉的剑等等。

  一个长长的金属盒子被人蛮横的敲开了,里面放着两个卷轴,上面还有这些许的污痕,仿佛像是被人踩过一样,宇文凌直接把这两个卷轴放入系统背包之中。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什么值得他注意的事物了。

  宇文凌也不怕第二天被人发现丢了东西,反正他明天也要离开长安城了,黄字零零叁给他的信封中只写着一句话。

  “答案在长歌门。”